欢迎光临!

logo

0635-8883998
13406357149

几内亚湾沿岸地区的A333GR.6无缝钢管市场目前的规模较小
2021/7/16 15:04:35 来源:www.16mndg.com.cn 点击次数:

  钢铁企业和铁矿企业在钢铁产业链中是上下游关系,原本是天然的利益共同体,在二战前很多矿山甚至就是钢铁企业的一个分支,如中国早期的冶金企业汉冶萍公司。上世纪60年代,日本企业为打破缺乏原料对其扩大钢铁产能的约束,与英国和澳大利亚资本合作开发了皮尔巴拉的铁矿资源。皮尔巴拉及后来巴西北部卡拉加斯项目的开发使国际海运铁矿石市场的规模得到极大扩张,这个市场使缺乏铁矿资源的国家(如日本和韩国)同样具备了发展出具有国际竞争力的钢铁工业的条件。

  为弥补国内铁矿石数量和品质上的不足,中国在上世纪80年代开始投资海外的铁矿项目,并在澳大利亚和南美都有所斩获。但这些权益矿的增加远无法与中国铁矿石进口量的增加同步。在1998年冶金工业部被撤销后,中国缺乏一个更加强有力的官方机构为海外铁矿项目的投资活动提供必要的支持和协调,中国钢铁企业在对海外铁矿石资源的争夺中各自为战,基本上被边缘化,只能开发一些质次价高的资源。

  与中国钢铁市场处于充分甚至过度竞争的态势不同,目前海运铁矿石已成为一个寡头垄断的行业,4家铁矿石巨头共同掌控着进口铁矿石的定价权。即使70%的海运铁矿石都运往中国,也无法改变中国钢铁产业缺乏对铁矿石供应价格话语权的短板。这种现状导致大量本应属于钢铁企业的利润流向上游的矿商,把握弥补这一短板的机会,应成为中国钢铁企业在海外投资时的当务之急。

  其实,不仅钢铁企业正在寻求提高铁矿石原料自给率的可行路径,部分铁矿生产商也有与长流程企业结合以抗击重大市场风险的想法。2020年,美国铁矿石生产商Cleveland-Cliffs先后并购了大型长流程钢铁企业AK Steel(阿姆科钢铁公司)和安赛乐米塔尔美国分部的长流程资产,这使该公司从铁矿石生产商成功转型为拥有铁矿石原料一定自给率的钢铁生产商。该新公司不仅顺利渡过了因新冠肺炎疫情引发的北美汽车停产潮带来的经营困境,而且为股东们创造了1+1大于2的价值。

  总体来说,东盟国家作为一个与中国相邻的发展中的经济板块,具有8000万吨的年A333GR.6无缝钢管需求量和超越全球平均水平的钢材市场成长性,对中国投资者具有不容忽视的吸引力,但未来可能存在产能同质化引发的市场风险。

  几内亚湾沿岸地区的A333GR.6无缝钢管市场目前的规模较小,但具有巨大的成长潜力,当地政府也欢迎外来资本对钢铁业的投资,并可为保障重大项目实施出台专项法律。不过,主权风险仍是对非投资的首要风险,投资者必须谨慎对待。

  虽然A333GR.6无缝钢管需求在欧盟和北美自贸区都已进入收缩期,但两地市场的总体量、受保护的钢材市场、高度集中的A333GR.6无缝钢管产能和下游高附加值用钢产能的聚集都为钢铁产业投资者所乐见。中国企业在投资当地的钢铁产能时应注意规避政治风险和监管红线,并力争与势力强大的当地工会组织建立良性互动。除铁矿项目外,中国钢铁企业习惯于在海外投资中获得控股权及经营权,但这个目标在投资欧盟和北美的头部钢铁企业时可能难以一步到位,多步走将是更为现实的路径。中国钢企可以考虑先获得少量股权,等待时机获得更多股份并终获得控股地位。安赛乐米塔尔为在中国建立滩头阵地就是这样操作的,它先后投资了两家中国钢铁企业,一直都未能如愿获得想要的控股权,但安米选择坚持,多年都未撤资。